华尔街银行家工资为啥这么高

作者:五金工具    发布时间:2019-11-27 04:20    浏览::

铝道网】投资专家巴菲特曾说:“当大家贪婪时,你要恐惧,但当大家恐惧时,你要贪婪。”他确实点出了当今华尔街纸醉金迷、财迷心窍的普遍心理。绝大多数的人既贪婪又恐惧,因此造成恶性循环,今天酿成的恶果也只能由他们自己品尝了。 虚拟经济造就了球大震荡 衡量一家企业健康与否的标准就是CEO的薪酬是新员工薪酬的几倍。在美国企业中较为合理的比例是20∶1,只有在这个比例范围之内,才属于健康的公司,可是在华尔街的大公司内,这个比例却严重失调。 严格地说,在华尔街,不管是股票、证券、期货市场或是银行界,他们根本就不生产任何东西,他们创造的只是虚拟的经济数字。确切地说,只是一堆一堆的电脑银幕上的数字,实际上是毫无生产性的。 就拿各类基金来说,由于精算师的水平很高,因此,由他们设计出来的基金几乎无人能懂。像这样的基金单在美国本土就有八千种以上,而持有者则高达9600万人,大约占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每三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购买基金,其比例之高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 从股票市场来说,全美约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家庭涉足股票买卖,其股票的市值几乎占美国人财产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因此,可以说,美国的人口总数大致等于购买基金和股票人数的总和。扣除小孩和老人,全美国人都是金融人啊!这就难怪当华尔街着凉感冒时,全体美国人都流鼻涕了。 全球经济也因此受到波及。由于华尔街的股票重跌,全美经济衰退,各大公司纷纷裁员,失业人员众多,这样的情况严重影响了美国家庭的购买力。美国人的购买力骤降,欧洲国家人民的购买力受创,亚洲国家也受到牵连。政府、民间相继恐慌,加上新闻报道、相关信息的迅速传播,导致问题进一步恶化,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德鲁克在其著作中写道:“世界资金的力量是确实存在的。这些资金在一国流进及流出,所造成的影响远远超过贸易品投资的流动。每一天,全球资金交易的金额相当于全球一整年的贸易及投资金额。这种虚拟资金并没有任何经济功能,但是却具有的流动性。而且因为这种资金没有经济功能,也不参与任何实体的经济活动,因此不会遵循任何经济逻辑或理性,所以这种资金极不稳定,很容易因谣言或意外事件而造成恐慌。” 德鲁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正是由于美国的金融海啸才造成了全球的大震撼。为此,我们确实需要一套世界经济的模型,并且需要了解世界经济与本国经济之间的复杂联系。德鲁克在其著作《管理新现实》中更准确地告诉我们:“我们目前需要一种模型,它把经济视为一个生态体系,具有自身的环境和结构。这个经济生态体系是由一些彼此互动的要素组合而成的,这些要素包括由个人及企业组成的个体经济,尤其是跨国企业,由各国政府组成的总体经济,以及世界经济。”

摘要: 华尔街银行家工资为啥这么高 华尔街银行的高管们为什么华尔街挣到这么多钱?美国现在的失业率是两位数,而正处于金融危机中心的这些人却似乎是首先恢复元气,拿到大笔薪酬的,这不能不让人既疑惑又愤怒。在高盛,2009年的平均工资估计接近60万美元;在JP摩根的大通投资银行,估计平均工资接近40万美元。这些平均数字中,还隐藏了那些给高级交易人和投资银行家的高达数百万元的奖金;下属们的奖金要少得多。是不是说华尔街的领导们就确实比别的行业的人更聪明,更勤奋吗?在他们自己看来,自己并不比别人更聪明或是勤奋。在上周国会建立的委员上作证的时候,华尔街的主要管理者们承认他们的错误直接导致了危机的发生。华尔街的金融权贵们尽管是聪明勤奋的,但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实际上让他们如此富有的,也许并不是他们本身的资质,而是他们工作的地点。一份哈佛毕业生的研究报告发现,那些在金融业工作的人比其他相同毕业分数,专业和其他背景的人工资要高三倍(这份报告的合著者,哈佛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如是说)。是否有可能是华尔街人所从事的事情比起其他报酬丰厚的职业来说社会价值要高三倍呢?这么说恐怕很难会让人信服。华尔街的确帮助了资金的分配,促进了经济发展的活力。但是华尔街有的时候在资金分配上会出现错误,正如1990年代的“科技泡沫”和今天仍然存在的危机。巨额的社会代价(高失业率,失去收入)驳斥了华尔街一直在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所以应当获得高额薪酬的说法。华尔街人的工资如此之高,还另有原因。我们中的大多人的工资多少是取决于我们的产量的,或者更实际的说,是取决于我们的雇主的产量的。而华尔街在不同,他们的薪酬水平取决于国家的整体财富。投资银行,对冲基金,私人股本公司和很多其他的金融机构都是在为了自己的利润交易股票,债券和其他有价证券。他们还给共同基金,养老金基金,捐款和富人们作咨询服务,建议他们怎样进行投资和交易。年产量和国家财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2007年,危机爆发的前一年,年产量(国内生产总值)几乎达到了14万亿美元。同年,家庭财富是77万亿美元(产量的5.5倍);这包括了住房、车辆、股票、债券和其他此类财产的价值。除去非金融资产(主要为住房),财富大约为50万亿美元(3.5倍)。除去家庭债务后,净值为35万亿美元(收入的2.5倍)。相比较辛勤工作的熟练工人来说,想要保护或扩展现存财富的人是为更大数额的钱工作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薪酬更多的主要原因。在产量和财富上相同比例的变化,会在财富上获得更多的增加或是减少,如果用上述的那个粗略的计算方法可以是产量的5倍。很多律师也因为相同的原因,得到了相对丰厚的薪酬。他们涉及到了高额的合并或并购,房地产计划,离婚和税收计划。根据《美国律师》杂志的报道,平均来看,位于最顶级的25%的法律公司在2008年挣到了约130万美元到400万美元。所有的这些正是导致了如今收入争议的大环境。华尔街可能是贪婪的——谁不贪婪呢?——但是其高薪酬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基础(财富,而非产量)。这就是为什么华尔街如此难控制或管理的原因所在。自从1960年代以来,这个行业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当时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为别人买卖股票和债券的佣金收入。1966年,佣金占到了收入的62%。现在公司主要是为自己和其他客户进行和管理投资。2007年,佣金只占到了岁入的8%。这样的过度让华尔街成为了经济不稳定的一个很大的潜在因素。有些与大风险相关联的薪酬更加加剧了危机的程度。因为政府给整个系统提供了安全网,向这个行业收税来支付代价也是完全合理正当的——正如奥巴马总统上周提议的那样。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社会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关注现存的财富,而非创造新财富呢?华尔街的丰厚薪酬可能会吸引太多美国人最优秀的人才聚集此地。纽约大学经济学家economist Thomas Philippon说:“这对于经济的其他部分十分不利。我们也需要很多优秀人才到金融以外的领域来。”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也许危机中还有一丝希望可言。(编译:清韵)